王国巨

隐形石油富豪的年代:王国巨如何从工人到大亨-财经频道-手机搜狐

手机搜狐

SOHU.COM

王国巨(左)和曹永正(右)共同打造了一连串“年代”公司。(何籽/图) 随着

窝案的爆发,王国巨和他的能源王国也被列入了调查名单。这位从不显山露水的能源大亨,曾经是胜利油田的一名工人,49岁出人意料地辞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职位,下海经商。

以外资身份拿下中石油的体量庞大的合作项目,再腾挪送上香港资本市场。借由这条财富通道,王国巨变身为控制两家上市公司、坐拥百亿资产的隐形大亨,旗下公司董事会中则出现了多位内地石油系统人士的身影。

“SCC烈小王”的新浪微博,2013年6月30日之后就没再更新过,此前则一直稳定保持着更新。而他最新一次持身份证登机的飞行记录,停留在7月27日晚上,目的地是深圳。

“SCC烈小王”的真名叫王汉宁,山东东营(这是胜利油田所在地)人,现年31岁,英国“海归”。如其新浪微博的身份认证所写,他是SCC超级跑车俱乐部会员。这个俱乐部多由富二代们组成。其微博认证信息的另一个身份是,海沃邦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事实上,这家海沃邦能源投资公司,正是隐秘石油大亨王国巨旗下的一家公司,而王汉宁乃王国巨之子。王汉宁也曾用过另一个名字“王烈”,这个名字曾被用来发起设立多家与王国巨石油项目有关的香港公司。

王国巨和他控制的中国年代能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年代能源”),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最近却深陷中石油反腐案。

即便是在石油行业里,这家公司也少有人知。但这家不起眼的公司,2006年后从中石油相继拿到山西、吉林和新疆三个区块项目的合作开发权。其中两个 项目,包装成港资公司身份后,直接签下了限量特供外资的对外合作项目,转手即在香港借壳上市。仅仅新疆一个项目,其天然气勘探储量就价值数百亿元。

2013年9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报道揭出,因牵涉中石油“窝案”,年代能源几月前就已遭到“相关部门调查”,亦有“高管被带走”。

南方周末记者从中石油内部获得的消息是,中央有关部门已派出人手赴各地彻查年代能源与中石油的合作项目。

王国巨早年是胜利油田的工人,后因擅长摄影被提拔至胜利石油管理局宣传部门工作,直至2000年后辞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等职务“下海”。值得一提 的是,在最近的中石油反腐风暴中,涉案的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原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原昆仑天然气利用总经理陶玉春和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等人,均出 自胜利油田。

王国巨和王汉宁现已行踪成谜。2013年9月9日、10日两天,年代能源在北京海淀区和朝阳区的两处办公地点,皆是大门紧闭,无人办公。隔壁单位人员均称,这两家公司很长时间都不见有人出没。

至2013年9月11日发稿前,王国巨所控制的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能源国际(0353.HK)和中能控股(0228.HK),均未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请求。南方周末记者尝试通过微博私信与王汉宁联络,亦无回音。

和喜爱跑车、偶尔还和明星闹点绯闻的儿子相比,王国巨这些年低调到了极致:作为一个媒体出身的企业主,他却从未接受过采访,也很少出席公开活动;他 公司的两处办公地点,门外没有挂出任何写有企业名称的标牌,物业还被专门嘱咐注意信息保密;由于下海后再无音讯,胜利油田很多老同事都以为他“下落不 明”;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王甚至把名字都改成了一个更不为人知的“王耀昆”。

可不论他如何刻意低调,终究还是涉入风暴之中。

从油田工人到电视台长 凭着出色的摄影,王国巨从油田工人进入宣传系统。但是,把胜利油田电视台带到巅峰之时,他却突然辞职,离开胜利油田,从此行踪不明。

现年60岁的王国巨出生于山东掖县(现莱州市)。登载在《中国摄影家大辞典》的简历显示,他20岁参加工作,25岁起进入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宣传部。

王在1980年代的老同事、原胜利油田文联常务副主席张玉玺回忆,王国巨最初是胜利油田管理局下辖的胜利采油厂普通工人,因为摄影技术出色,被提为厂里的宣传干事,后也因此从采油厂选送至胜利石油管理局机关党委宣传部上班。

与张的回忆相印证的是,根据《山东省文化志》等资料记载,1980年,王已是胜利油田摄影协会副主席,此后几年,他不但加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山东分会、中国石油摄影协会,1980年代还有多幅记录石油战线的摄影作品,在全国和山东各种比赛里获奖。

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石油系统,摄影和乒乓球是两大流行的爱好。这也是员工与上层领导密切互动的方式。

1980年代初,随着胜利油田电视台自办节目的开创,“宣传部新闻科副科长”王国巨进入了中国新兴的电视行业,同样表现抢眼。1983年,他冒着生 命危险拍摄了石油工人与井喷战斗的新闻片,在山东省和石油系统“反响强烈”;1985年,他的电视作品《三十九名外地姑娘与石油工人结婚》,更是成为被中 央电视台播出的“好新闻”作品。

“王是从事宣传工作的,自然和胜利油田各层面领导往来挺多,但深浅程度旁人就不得而知。”张玉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1990年代初,王国巨成为了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待了大约10年。在多位胜利油田电视台职工眼中,“雷厉风行”、“能力强”、“有 想法”和“很聪明”的王国巨,正是在这些年把这个油田电视台带到了“巅峰”—不仅时有电视节目在全国得奖、上央视,而且通过广告和多种经营等市场化手 段,电视台实现“经济包干”管理,不再依靠上级拨付行政经费和工资奖金。至1999年,该台实现了广告收入逾千万元,胜利油田电视台一度被称为“中国最大 的企业电视台”。

也正是因为这些成绩,王国巨有了更多与更高层面往来的机会。比如,1998年他被评选为“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这是一个时任中央电视台台长牵头组织的活动,还邀来了文化、宣传部门的领导担任“组委会名誉主任”。

但是,“干得正好”的王国巨,在2001年左右,在49岁的年龄和“胜利石油管理局广播电视管理处处长”的级别,突然辞职,并离开了胜利油田。这让他的部门老同事们至今都不解。

“没吱声就走了,此后我再没见他回来过。”张玉玺说。

从此之后,王国巨的行踪变成了一个传说,有人说“去香港了”,也有人说“在外面与人合伙开公司了”,几年之后,他更成为了一个“下落不明”的谜团。

(CFP/图) 与“大师”曹永正的合与分 2001年左右开始,王国巨与曹永正合作成立了许多公司,早先大多都是影视公司。2005年左右开始,才进军能源领域。

离开胜利油田之初,王国巨的发展方向还是集中在他所擅长的影视领域。

流传在胜利油田电视台的说法之一,是王国巨“下海”去了由杨澜2000年创办的阳光卫视当“总监”。

工商登记资料亦显示,王国巨在2000年后担任过“苏州阳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的法定代表人,这个苏州公司是由阳光卫视、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和

等公司合资设立,主要从事电视节目制作。

王国巨在阳光卫视的生涯并不长。据一位原阳光卫视中层管理人员回忆,这个苏州公司2003年前“就黄了”。持续亏损下,杨澜2003年出售股权、离开了阳光卫视,在这前后公司人员也大幅更替。

而早在2001年,王国巨就跟来自新疆的“特异功能大师”曹永正(参见本期南方周末15版《“国师”曹永正》一文)开始了长达六年的合作。

隐秘石油大亨王国巨父子行踪成谜:曾拿下中石油巨额项目|中石油|能源|富豪_新浪财经_新浪网

 

  

  陈中小路 张育群 张h 实习生 沈佳雯

  “

”的新浪微博 ,2013年6月30日之后就没再更新过,此前则一直稳定保持着更新。而他最新一次持身份证登机的飞行记录,停留在7月27日晚上,目的地是深圳。

  “

”的真名叫王汉宁,山东东营(这是胜利油田所在地)人,现年31岁,英国“海归”。如其新浪微博的身份认证所写,他是SCC超级跑车俱乐部会员。这个俱乐部多由富二代们组成。其微博认证信息的另一个身份是,海沃邦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事实上,这家海沃邦能源投资公司,正是隐秘石油大亨王国巨旗下的一家公司,而王汉宁乃王国巨之子。王汉宁也曾用过另一个名字“王烈”,这个名字曾被用来发起设立多家与王国巨石油项目有关的香港公司。

  王国巨和他控制的中国年代能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年代能源”),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最近却深陷中石油反腐案。

  即便是在石油行业里,这家公司也少有人知。但这家不起眼的公司,2006年后从中石油相继拿到山西、吉林和新疆三个区块项目的合作开发权。其中两个项目,包装成港资公司身份后,直接签下了限量特供外资的对外合作项目,转手即在香港借壳上市。仅仅新疆一个项目,其天然气勘探储量就价值数百亿元。

  2013年9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报道揭出,因牵涉中石油“窝案”,年代能源几月前就已遭到“相关部门调查”,亦有“高管被带走”。

  南方周末记者从中石油内部获得的消息是,中央有关部门已派出人手赴各地彻查年代能源与中石油的合作项目。

  王国巨早年是胜利油田的工人,后因擅长摄影被提拔至胜利石油管理局宣传部门工作,直至2000年后辞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等职务“下海”。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的中石油反腐风暴中,涉案的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原中石油副总经理李华林、原昆仑天然气利用总经理陶玉春和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等人,均出自胜利油田。

  王国巨和王汉宁现已行踪成谜。2013年9月9日、10日两天,年代能源在北京海淀区和朝阳区的两处办公地点,皆是大门紧闭,无人办公。隔壁单位人员均称,这两家公司很长时间都不见有人出没。

  至2013年9月11日发稿前,王国巨所控制的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能源国际(0353.HK)和中能控股(0228.HK),均未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请求。南方周末记者尝试通过微博私信与王汉宁联络,亦无回音。

  和喜爱跑车、偶尔还和明星闹点绯闻的儿子相比,王国巨这些年低调到了极致:作为一个媒体出身的企业主,他却从未接受过采访,也很少出席公开活动;他公司的两处办公地点,门外没有挂出任何写有企业名称的标牌,物业还被专门嘱咐注意信息保密;由于下海后再无音讯,胜利油田很多老同事都以为他“下落不明”;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王甚至把名字都改成了一个更不为人知的“王耀昆”。

  可不论他如何刻意低调,终究还是涉入风暴之中。

  

 

  现年60岁的王国巨出生于山东掖县(现莱州市)。登载在《中国摄影家大辞典》的简历显示,他20岁参加工作,25岁起进入胜利石油管理局党委宣传部。

  王在1980年代的老同事、原胜利油田文联常务副主席张玉玺回忆,王国巨最初是胜利油田管理局下辖的胜利采油厂普通工人,因为摄影技术出色,被提为厂里的宣传干事,后也因此从采油厂选送至胜利石油管理局机关党委宣传部上班。

  与张的回忆相印证的是,根据《山东省文化志》等资料记载,1980年,王已是胜利油田摄影协会副主席,此后几年,他不但加入了中国摄影家协会山东分会、

摄影协会,1980年代还有多幅记录石油战线的摄影作品,在全国和山东各种比赛里获奖。

  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石油系统,摄影和乒乓球是两大流行的爱好。这也是员工与上层领导密切互动的方式。

  1980年代初,随着胜利油田电视台自办节目的开创,“宣传部新闻科副科长”王国巨进入了中国新兴的电视行业,同样表现抢眼。1983年,他冒着生命危险拍摄了石油工人与井喷战斗的新闻片,在山东省和石油系统“反响强烈”;1985年,他的电视作品《三十九名外地姑娘与石油工人结婚》,更是成为被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好新闻”作品。

  “王是从事宣传工作的,自然和胜利油田各层面领导往来挺多,但深浅程度旁人就不得而知。”张玉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1990年代初,王国巨成为了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他在这个位置上待了大约10年。在多位胜利油田电视台职工眼中,“雷厉风行”、“能力强”、“有想法”和“很聪明”的王国巨,正是在这些年把这个油田电视台带到了“巅峰”�D�D不仅时有电视节目在全国得奖、上央视,而且通过广告和多种经营等市场化手段,电视台实现“经济包干”管理,不再依靠上级拨付行政经费和工资奖金。至1999年,该台实现了广告收入逾千万元,胜利油田电视台一度被称为“中国最大的企业电视台”。

  也正是因为这些成绩,王国巨有了更多与更高层面往来的机会。比如,1998年他被评选为“中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这是一个时任中央电视台台长牵头组织的活动,还邀来了文化、宣传部门的领导担任“组委会名誉主任”。

  但是,“干得正好”的王国巨,在2001年左右,在49岁的年龄和“胜利石油管理局广播电视管理处处长”的级别,突然辞职,并离开了胜利油田。这让他的部门老同事们至今都不解。

  “没吱声就走了,此后我再没见他回来过。”张玉玺说。

  从此之后,王国巨的行踪变成了一个传说,有人说“去香港了”,也有人说“在外面与人合伙开公司了”,几年之后,他更成为了一个“下落不明”的谜团。

  

 

  离开胜利油田之初,王国巨的发展方向还是集中在他所擅长的影视领域。

  流传在胜利油田电视台的说法之一,是王国巨“下海”去了由杨澜2000年创办的阳光卫视当“总监”。

  工商登记资料亦显示,王国巨在2000年后担任过“苏州阳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办事处”的法定代表人,这个苏州公司是由阳光卫视、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和

等公司合资设立,主要从事电视节目制作。

  王国巨在阳光卫视的生涯并不长。据一位原阳光卫视中层管理人员回忆,这个苏州公司2003年前“就黄了”。持续亏损下,杨澜2003年出售股权、离开了阳光卫视,在这前后公司人员也大幅更替。

  而早在2001年,王国巨就跟来自新疆的“特异功能大师”曹永正(参见本期南方周末15版《“国师”曹永正》一文)开始了长达六年的合作。

  王国巨跟曹永正如何相识不得而知,但看得到的交集是影视圈。曹永正的妻子汪文勤1992年调入央视海外中心节目部任编导,曹永正则自称“中央电视台特约作家”。

  南方周末记者查到的王国巨与曹永正最早的合作记录,是2001年7月两人在香港成立的一家“中国奥运卫视有限公司”,此时已是香港居民的曹出资6999港元为大股东,王出资6999港元为小股东。

  公司名称或许暗示了两人当时筹谋的业务方向,但看上去构想并未得到落实,几年后这家公司因为没有年检被注销。

  2001年底,两人以相同的股权比例,在香港又成立了一家中国年代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年代集团”),这是南方周末记者查到的“年代”这个名称最早的亮相。

  到了2003年,两人的合作,在不同城市、不同领域全面铺开,王和曹分别在北京和四川成立了公司。

  2005年,两人在香港成立了中国年代电影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年代电影”),同样是曹占股近九成。但南方周末记者查不到任何这家公司的作品,倒是同期王国巨执掌的另一家公司�D�D北京中企广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企广视”),影视制作业务如火如荼。

  中企广视是王国巨在2001-2002年间自己创建的一堆影视公司之一。如今,中企广视已从早期的注册资金300万元发展至2800万元,王国巨本人持有60%的股份,剩下40%股份则由一籍贯北京的自然人杨京持有。

  王国巨同时期还创立了另一家北京兄弟姐妹影视文化传播公司,在2009年后,这家公司的股份由王国巨的两位下属持有。

  根据广电总局电视剧备案通报等公开信息,中企广视2004年之后参与出品了《中国维和警察》、《熊猫总动员》等近十部影视作品,其中不乏空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公安部政治部这样的重量级合作对象,也有何炅、英壮等明星出演,但这些作品都算不上观众熟知的热播剧。

  而王国巨也没有在星光熠熠的影视圈里获得知名度,南方周末记者询问了一些活跃在业内的制片人,都称从未听闻此人。他在文化领域唯一可查到的公众身份,是2009年在文化部主管的中华文化促进会当选了理事。

  从2005年开始,王国巨在开始显露向能源领域进军的迹象。当年,王国巨和曹永正在香港成立了另一家公司�D�D年代能源。这其中是什么机缘所致,外界不得而知。和早前的合作一样,曹还是占据了股权大头,持有八成股份。

  但各种迹象显示,两人的合作在2007年破裂�D�D两人合资成立的各种公司,大都在这一年“散伙”。

  工商资料显示,2007年4月,王国巨突然从四川年代投资有限公司及成都年代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消失”了,其所有股份分别“转让”给了曹永正和一个身份证显示信息为山东青岛、出生于1967年、名为“汪文彬”的人。曹永正的妻子名为汪文勤,但其与汪文彬之间是否有关系,未能证实。

  当年5月,王国巨从年代集团、年代电影两家公司退股、辞职,而曹则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年代能源。

  至于王国巨和曹永正究竟谁抛弃了谁,外人无从得知。

  

  结束了与曹永正的合作关系,王国巨全力驶向能源生意。

  有意思的是,他投向的怀抱,并不是老东家胜利油田所属的中石化,而是石油系统另外一个巨头:中石油。不过,中石化和中石油早前本是一家,在1998年才开始分家。

  2007年8月,年代能源与中石油在北京签署了《松辽盆地两井区块石油开发和生产合同》,这个区块是一个只对外合作项目,位于吉林省乾安县,属吉林油田范畴,面积为77平方公里,当时探明的石油储量为1623万吨。四个月后,这项开发计划连续获得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批准。

  这项合作采取的是国际通行的石油合同模式PSC(产量分成)合同:年代能源承担评估和开发的成本,而生产运营成本与中石油按照49∶51分配,并由年代能源垫付,后从原油生产中收回。收益扣除成本后,也是按这一比例在两家分配。

  这种项目称为是“对外合作项目”。1985年起,中国拿出一些油气项目专供与外资合作开发,意在借此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后期也有履行WTO开放承诺的考虑。但这种项目并不多,从1999年至2009年,中石油的“对外合作项目”,仅在15个左右。

  “对外合作项目从选择区块到最终拍板合作对象,虽然都是按照标准化流程执行,但其实决策层面都很高,审批也牵涉发改委、商务部等多个部门,这种项目,且不说油田没有太大话语权,甚至都不是中石油能说了算的。”一位中石油内部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对外合作项目的一般原则,是对等条件交换,要评估和比较双方各自从合作中能得到什么。比如,中石油和国际能源巨头康菲合作,中石油拿出四川页岩气区块,得到了澳洲的康菲项目的权益。”一位石油专业人士指出。

  与年代能源合作,中石油声称是为了技术。当时,中石油发布的新闻稿称,年代能源“在北美、南美和非洲等地区有多个项目,拥有一批擅长开发各类油田的专业技术人员……这个区块属于岩性圈闭的低孔、低渗油藏,中石油希望通过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解决两井区块的开发难题。”

  “在开发低孔、低渗油气田方面,世界上最权威的技术其实就在中国,这方面中石油、中石化都有丰富经验。”上述石油专业人士称。而南方周末记者遍查公开资料,并没有找到年代能源的海外油田开发记录,事实上这个公司2005年才由王国巨和曹永正在香港设立。

  一年之后的2008年,年代能源副总经理张卫东在一次行业研讨会上,就此又公开做了如是解释:“中石油不缺技术也不缺资金,选择和我们合作,是为了履行WTO开放承诺。”

  中石油究竟为什么选择年代能源,外界依然不得而知。而可以看到的结果是,在获得了油田的合作开发权之后,王国巨开始了资本市场的操作。

  2009年9月,香港一家名为森源钛矿(后更名“能源国际”)的上市公司宣布,作价15亿港元向年代能源收购持有上述合作协议权益项目公司。

  这家上市公司是一家当时股价只有1毛7港币、市值不过几个亿的不知名亏损企业。这次收购,采取的是发行可换股债券等方式来承担这笔费用,而王国巨正是这笔债券的最大买家。借此,年代能源实现借壳上市。

  一年后,一家名为“钜晶”的维京群岛公司,通过债转股一跃成为这家港股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上市公司当年称,“钜晶”的全部股份由一个叫刘燃的个人持有。

  据南方周末记者查证,刘燃出生于山东东营,毕业于山东体育大学,现年二十来岁。在微博上,刘燃的妻子称呼王汉宁及其妻子为“哥哥”、“嫂子”,彼此互动很频繁。刘燃和妻子现生活在北京,刘的妻子也在年代能源上班。而在胜利油田电视台老同事的记忆里,王国巨的妻子也是姓刘。截至发稿时,南方周末记者未能联系上刘燃本人。

  借着刘燃这个名字的掩护,王国巨对这个公司的控制并未显露。通过这样一番腾挪,王国巨把项目放入上市公司,并获得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值得留意的是,随着借壳上市的进行,这家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人选大幅更替,多位来自内地石油系统的资深人员先后加入,其中包括曾在中石油对外合作经理部担任副处长的罗念如�D�D中石油的对外合作项目,正是由他所在的部门直接负责;以及在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内从事中层管理岗位的杨光明�D�D两井区块正是在吉林油田范畴。罗念如和杨光明在进入董事会之前,均已从石油系统退休。

  杨光明现年65岁,早年毕业于吉林省石油学校,从吉林油田采油二厂入行,后长期在中石油吉林油田分公司工作,退休前担任该公司旗下一家合资公司的副总经理和总地质学家。

  2013年7月中旬,能源国际曾发布过一条公告,但未引起市场关注。那条公告,宣布一名执行董事因“个人事务”辞任,辞任者正是杨光明。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吉林油田亦是此次涉入中石油反腐风暴的重地�D�D多位涉事高管早年均出自吉林油田。其中,原中石油副总经理王永春也是吉林油田入行并一路提拔上去,与杨光明曾共事多年。

  

  两井项目完成审批后仅两个月,也就是2008年2月,年代能源又在山西拿到合作项目,这次是位于

盆地边缘的煤层气开发项目。

  年代能源与中石油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签署了合作勘探开发山西省石楼西区块煤层气资源的合同。当时的新闻报道显示,这个项目面积1524平方公里,探明储量为588亿立方米,可采储量为279亿立方米,项目计划投资额8.8亿元。

  此外,一则山西省政府网站批文还显示,当年8月,年代能源还捎带投资3亿元入股了一家煤业公司。

  年代能源的煤层气项目是否真正进行了投资开发,不得而知。不过,在山西,中石油拿下的煤层气开发权多年来一直因缺少实际投入动作,备受当地诟病,被指责为“圈了气又不开发”,一度还被告到中央去了。工商资料显示,年代能源煤层气开发项目的股权,后来已转给一家由山西商人和一个苏州商人共同持股的第三方公司。至于那家煤业公司是否还在王国巨手中,难以确认。

  王国巨这年最大的斩获,当数拿下了6991平方公里的喀什北区块。这个面积巨大的项目,在行政上跨越了新疆喀什市、疏勒,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图什、乌恰、阿克陶县。中国的油气上游领域对外资开放始于1980年代,但塔里木盆地因为其地位的敏感,至2004年才开始放出允许外资合作开发的区块。

  和两井区块一样,这是中石油的一个对外合作项目。2008年12月,中石油与年代能源签署了《塔里木盆地西南喀什北区块天然气勘探开发和生产合同》,这是塔里木盆地的第一个天然气对外合作风险勘探项目。合作模式及分成比例,和两井区块项目基本一致。

  来自中石油内部的一个说法是,当时中石油塔里木油田方面希望引进壳牌、BP这样的巨头,曾积极接洽过,但在各种机缘下,最后只有年代能源一家真正参与投标,遂顺利获选。这个结果,也让油田方面颇为郁闷,那时他们已经在石油系统内“听说年代能源的项目管理水平和业务能力不好”。

  这也不是年代能源的独家缺陷,而是这种“假外资”对外合作项目的通病。

  “相邻两个区块,一个是中石油自己开发,一个是和某港资公司合作开发,去现场看看就可以发现两者在业务能力上的区别,后者会买错设备,物资堆积浪费等问题层出,前者有相对成熟的经验和流程,效率要高很多。”一位中石油人士举了个自己亲见的例子,“有的这种对外合作项目,经常就瘫痪在那儿。”

  拿下这个项目后,王国巨用收购能源国际完全一样的手法,把项目注入另外一家香港上市公司中能控股�D�D事实上,这两个借壳上市是在2009年同时操作的。

  同样是通过债转股,一家名为U.K. Prolific Petroleum的公司成为了中能控股的大股东。公司年报称,这家公司是由王汉宁全资拥有。

  但工商登记资料还透露,这家公司是由一个叫Super Sail(超帆有限公司)的维京群岛注册公司作为法人团体董事发起成立,蹊跷的是,就在2013年8月,超帆有限公司辞去了在这个公司的董事职位,改由王汉宁接替。

  王汉宁本名王烈。王国巨在香港的多家公司,都是用王烈的名字作为董事发起设立。但在“王烈”这个名字作为大股东被上市公司公开披露之前,他的名字改成了王汉宁。据相关文件显示,王烈与王汉宁使用的是同一个身份证号。

  和能源国际一样,收购后的中能控股吸纳了多位胜利油田等石油系统资深人员进入董事会。其中包括刚刚退休的原中石油分管油气勘探开发业务的副总裁刘宝和,他在任上还向外推介过中石油在新疆的石油和天然气区块。

  不过比起能源国际在股市上的平淡表现,中能控股表现抢眼。也就半年时间,公司股价从最低时不足1毛钱港币,涨到近9毛钱港币,潜伏其中的买家,获利甚丰。

  毫无疑问,“6991平方公里”的喀什北区块带来的想象力是巨大的�D�D收购之初,年代能源就发布消息说,该区块估测的天然气储量约为260亿立方米,按当时的天然气价格,这个储量意味着上百亿元的收益。此后,中能控股还发布过勘探信息,称仅计算其权益部分,就有4740万桶石油和120亿立方米天然气,如直接计算价值有三四百亿之巨。

  “当时,市场上也有一些力量,在有意识地推动这个故事的扩散。”一位当时参加过中能控股路演的内地投资者说。

  “探明储量和可采储量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可采储量才是判定油气田价值的基本,而且还要考虑开发成本。而勘探期间的数据,可以用来忽悠股民。”一位石油专业人士提出。

  不过,王汉宁对这个项目的储量倒是由衷地感到惊喜。2011年中,王汉宁在项目所在地考察时,发过这样一条微博:“老天爷是公平的。一个人口只有两万的县城,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县城,却在这里发现了将近800亿储量的天然气!老爷子运气好!激动中!”

 

电话:400-690-0000 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1996-2013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王国巨,王国臣简介_精武游戏网

声明:优质手游攻略创作不易,来源:网络,作者:游戏网。转载务必注明出处:

Copyright © 2011-2021 www.jingwu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健康游戏忠告: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本站为非盈利网站,不接受任何广告!

隐形石油富豪涉中石油案 儿子是超跑俱乐部会员|王国巨|胜利油田|年代_网易财经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左)和曹永正(右)共同打造了一连串“

”公司。 (何籽/图)

“SCC烈小王”的

微博,2013年6月30日之后就没再更新过,此前则一直稳定保持着更新。而他最新一次持身份证登机的飞行记录,停留在7月27日晚上,目的地是深圳。

“SCC烈小王”的真名叫王汉宁,山东东营(这是胜利油田所在地)人,现年31岁,英国“海归”。如其新浪微博的身份认证所写,他是SCC超级跑车俱乐部会员。这个俱乐部多由富二代们组成。其微博认证信息的另一个身份是,海沃邦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财务总监。

事实上,这家海沃邦能源投资公司,正是隐秘石油大亨王国巨旗下的一家公司,而王汉宁乃王国巨之子。王汉宁也曾用过另一个名字“王烈”,这个名字曾被用来发起设立多家与王国巨石油项目有关的香港公司。

王国巨和他控制的中国

能源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年代能源”),甚少出现在公众视线内,最近却深陷

反腐案。

即便是在石油行业里,这家公司也少有人知。但这家不起眼的公司,2006年后从中石油相继拿到山西、吉林和新疆三个区块项目的合作开发权。其中两个项目,包装成港资公司身份后,直接签下了限量特供外资的对外合作项目,转手即在香港借壳上市。仅仅新疆一个项目,其天然气勘探储量就价值

元。

2013年9月初,《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报道揭出,因牵涉中石油“窝案”,年代能源几月前就已遭到“相关部门调查”,亦有“高管被带走”。

南方周末记者从中石油内部获得的消息是,中央有关部门已派出人手赴各地彻查年代能源与中石油的合作项目。

王国巨早年是胜利油田的工人,后因擅长摄影被提拔至胜利石油管理局宣传部门工作,直至2000年后辞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等职务“下海”。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的中石油反腐风暴中,涉案的原中石油董事长

、原中石油副总经理

、原昆仑天然气利用总经理陶玉春和原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等人,均出自胜利油田。

王国巨和王汉宁现已行踪成谜。2013年9月9日、10日两天,年代能源在北京海淀区和朝阳区的两处办公地点,皆是大门紧闭,无人办公。隔壁单位人员均称,这两家公司很长时间都不见有人出没。

至2013年9月11日发稿前,王国巨所控制的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能源国际(0353.HK)和

(0228.HK),均未回复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请求。南方周末记者尝试通过微博私信与王汉宁联络,亦无回音。

和喜爱跑车、偶尔还和明星闹点绯闻的儿子相比,王国巨这些年低调到了极致:作为一个媒体出身的企业主,他却从未接受过采访,也很少出席公开活动;他公司的两处办公地点,门外没有挂出任何写有企业名称的标牌,物业还被专门嘱咐注意信息保密;由于下海后再无音讯,胜利油田很多老同事都以为他“下落不明”;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王甚至把名字都改成了一个更不为人知的“王耀昆”。

可不论他如何刻意低调,终究还是涉入风暴之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2022-06-28 21:28:53

环球网 2022-06-28 18:47:09

环球网资讯 2022-06-28 08:28:27

旁边者看世界 2022-06-28 18:16:58

清史明月照人还 2022-06-28 20:34:07

醉欲眠影 2022-06-28 15:27:48

红星新闻 2022-06-28 17:40:13

刀笔俊 2022-06-28 15:39:04

海峡导报社 2022-06-28 10:05:04

上海发布 2022-06-28 18:34:24

军武次位面 2022-06-28 12:56:31

AI财经社 2022-06-28 17:26:04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2-06-28 15:10:22

环球网 2022-06-28 17:03:52

政知新媒体 2022-06-28 21:11:53

小涛文章汇 2022-06-28 18:57:01

法制播报 2022-06-28 15:41:45

暴走哥边走边说 2022-06-28 17:38:00

观察者网 2022-06-28 16:01:12

海淀检察院 2022-06-28 18:08:21

政知新媒体 2022-06-28 21:12:37

政知新媒体 2022-06-28 19:56:20

红星新闻 2022-06-28 16:02:26

越做越小了?——王国巨蝎勇士开箱 - 知乎

今天我们来看这款迟到了许久的王国d级巨蝎勇士。

包装依旧是老样子,所以一句话略过,直接来看玩具主体。

从正面来看,巨蝎勇士对比起动画原型还原的还是可以的,细节处理以及涂装分色基本到位,连胸腹的两层分色都做出来了,色彩过渡十分自然,这点要给予肯定,不好的点可能就是事业线深不见底,而且颜色比起动画显得更艳丽一些,不过这并无大碍。被迷友们吐槽最多的其实是身材问题,虽然动画中巨蝎勇士算不上修长,但怎么说也是倒三角的肌肉猛男身材,而玩具却是四四方方又短又矮,完全是武大郎的感觉,实在一言难尽。

侧面背包虽厚,但蝎子尾巴处理的没什么问题,不过蝎子腿就很让人不爽了,乱七八糟的一堆团在一起,非常的凌乱,个人不是很满意。

背面就更是离谱了,小腿祖传的偷胶越来越过分,整条大尾巴背面全都偷空了,再加上乱七八糟的蝎子腿堆着,我已无力吐槽,就让官方自生自灭吧,我只能拿这是为了兼顾变形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了。

身高11cm左右,比上回介绍的黄蜂勇士还要矮上一丢丢,黄蜂勇士本来就算是d级中偏矮的存在了,巨蝎竟然还要矮,我是大写的服气。

配件之一是这个导弹,红色涂装好评,背面偷天胶差评,人形下可以装在大钳子手里,还原开炮的模样。

配件二是巨蝎勇士专属的苍蝇模样的侦察器,官方竟然为了这么个小玩意做了分色处理,眼睛和翅膀都上了漆,官方就是这么让人琢磨不透,他总是在重点的地方给你一阵惊吓,然后又在小细节处给你一点惊喜。

侦察器同样可以装在大钳子手里。

可动性中规中矩,上半身基本都是些基础的可动,肩膀的平抬由于变形可以接近180度,下半身屈膝幅度可以远大于90度,但主要还是因为偷胶变形的缘故,所以这也没啥好表扬的。

脚部左右接地都可以接近90度,但前后的接地因为是不对称变形,我们能看到一只脚的脚后跟是无法前后转动的,这也一定程度影响了可动。

这里再说一个比较烦人的情况,腰部其实是有一定幅度的旋转的,但是得把大尾巴往上翻,而蝎子腿又限制了大尾巴得翻转,所以稍一使力蝎子腿就掉了,这里差评。

两张渣拍后咱们直接来变形。

变形方面只能说比较尴尬,其实这种不对称的变形设计还是挺棒的,我本身也很欣赏这种设计,因为这往往会给人一种惊喜感,虽然想法很好但最终的效果却不尽如人意,手感也比较一般,变形有一些干涉碍手,对于强迫症来说,就总会感觉没变到位,但确实就只能达到这个效果。

从上面来看,蝎子形态还是可以的,背部的渐变涂装很不错,表面真实的生物甲壳纹理刻画的也非常出色。

蝎尾的大空洞被人形的一条腿填补上了,虽然看着颜色不对而且明显人腿露馅,但不管怎么说还算是饱满。

从底下看就不对劲了,我们能明显看到人形的另一条腿直接拖在了地上,这是蝎子形态下最大的败笔,而且从图上也能清晰的看到蝎子腿形同虚设,特别松垮完全起不到支撑作用;把蝎子翻过来看底盘,开膛破肚的惨状目不忍睹。

蝎子钳部的可动和人形差不多,这里不多赘述,炮弹和苍蝇侦查器同样可以收纳在钳子里。

尾巴的可动只有两段,中间一段加上尾巴尖一段,摆pose效果很拉跨,也没法做出现实中蝎子翘尾攻击的姿势。

按照惯例我们来做个总结吧,要说有啥优点好像还真说不出来,毕竟那些感觉还行的地方本就是官方该做到的,而缺点呢却能列举出来一大堆,真的不是我要求高,而是他真的太烂了。

买这玩意可能只能说是情怀吧,总之我是非常不推荐这款玩具的。

曾收周永康国家机密文件的“国师”曹永正获刑7年(图)_凤凰聚焦

宜昌中院消息,7月8日上午,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曹永正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行贿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曹永正犯非法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300万元。

宣判后,曹永正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曹永正的亲属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社会各界人士旁听了公开宣判。

据了解,宜昌中院已审理周永康之妻贾晓烨、周永康之子周滨等周永康案多名涉案人。

2015年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周永康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认定周永康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三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

在新华社发布的通告中提到,周永康违反保守国家秘密法规定

。那么这位周永康信任的曹永正到底是什么人呢?

据南方周末报道,“从外表上看,曹永正是一个严肃的中年人。身材中等,体型略胖,衣着并不讲究,就像在小区内随随便便会碰到的一个普通人。”然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气功热”时,他在新疆以“特异功能”闻名,位列“新疆三大仙”之首。

曹永正早年当过老师、编辑,后来凭“特异功能”闻名。《人民日报》主任记者赖仁琼写过一篇《奇人曹永正》里提到,其在1993年奥运会申办时“准确预测”悉尼胜出。

90年代末气功热退去,曹永正转而专注发展与政、商界高端人群的关系,与周永康、李春城等政法、石油系统和四川省的高官结下深厚私交、谋取了巨额利益。

据财新网报道,由于在中石油工作时曾照顾过周永康的次子周涵。一位和曹永正有生意交集的投资界人士称,曹曾告诉他,周永康拍着他对别人介绍,“这是我最信任的人”。

夯实的政治资源基础,帮助曹永正进军石油和地产这样的高利润行业。

进军石油行业,得益于周永康在石油系统的根基。曹永正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王国巨,与周永康在胜利油田曾有交集,王曾长期担任胜利油田电视台台长。

曹永正与王国巨2005年在香港共同成立的另一个公司,中国年代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香港年代),在2007年和2008年分别获得了松辽盆地的两块油田,和塔里木盆地的一块天然气田的合作开发权。

2010年至2013年8月案发前,香港年代一共拿走7亿余元的收益。

石油之外,曹永正还在四川做起了房地产。2003年3月,他和王国巨联合成立了四川年代投资有限公司。

2005年,曹永正以1个多亿的资金买入前马厂胡同60号院的两栋楼。这是简称北京年代的总部。其总面积达到6000平米,网上的二手房信息显示,均价接近9万元,意味着曹的此处物业价值超过5亿。

《南方周末》此前报道,仅2011年一年,就有四位省部级官员来过。一位曹永正曾经的下属说,这里堪称中国政法系统的“后院”。

据棱镜报道,北京年代内部人士说六七年前周永康来过前马厂胡同,“老头子一过来,曹永正就亲自迎上去。”

由于周永康在四川的根基,曹与前四川省副省长郭永祥关系密切,郭永祥曾经担任周永康的秘书。而周永康在四川的老部下李春城也与其有联系。而曹永正女儿曹禅的音乐剧2011年在成都上演时,当时的多家媒体报道披露,时任成都市委书记的李春城曾亲往捧场。

郭永祥于2015年3月因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湖北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同年4月,李春城因受贿、滥用职权在湖北人民法院受审。

据财新网报道2013年7月,警察查封了曹永正旗下的年代能源总部,其银行账号亦遭到冻结。

但是,“能知未来”的“大师”曹永正似乎早就预感到了什么,在此前半年前就已离境。有资料显示,1997年他和妻子汪文勤就加入加拿大籍。

在周永康一审一年后,曹永正也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责编:叶晋 PN058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朋友圈

聚焦热点

想看新闻热点、

独家分析?扫这里

坑哭500万魔兽玩家?这个NPC不简单,上线六年“抠”出巨魔王国_金度_哈卡_创业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播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

),代表其在平台内的综合表现越好。

原标题:坑哭500万魔兽玩家?这个NPC不简单,上线六年“抠”出巨魔王国

大家好,这里是正惊游戏,我是爱吃瓜的正惊小弟。

在这个机遇与风险共存的时代,不少人都曾做过“白手起家,创业逆袭”的美梦。

但现实情况却是,还没等你咂摸出82的拉菲到底是个啥味道时,就被每天准点报时的闹钟吵醒创业梦,再收拾收拾开启一整天的打工之旅。

不知道在夜深人静的不眠之夜,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或许,你距离世界首富之间,只差一个足够亮眼的点子,与一腔说干就干的热血。

你可千万不要觉得小弟在“天马行空”与“痴人说梦”,因为在《魔兽世界》里就存在着一个干啥啥不行,但靠着极佳点子逆袭成功,用六年时间“抠”出一整个巨魔王国的创业典范——妖术师金度!

今天,小弟就跟你讲一讲,有关他的创业故事。

作为古拉巴什巨魔的后裔,金度绝对能算是艾泽拉斯大陆里混得最惨的那一批巨魔了,他既没有祖尔金的超强武力值,能够力压群雄自立为王,也没有拉斯塔哈的高贵血统,一出生就背负着神王之名,还能与死神签订签约。

对于金度来说,他唯一能依靠的“武器”,那便是那张能睁着眼说瞎话的厚脸皮。

为能创业成功,金度到底有多厚脸皮,又或是说不要脸呢?

毫不夸张地说,假如这货的脸皮也可被计算成他的防御属性,估计就算用最强反派萨格拉斯捅穿艾泽拉斯地心的大宝剑,都无法伤及金度的脸皮一毫。

也正是因为如此“抗击打”的厚脸皮存在,让金度成功地在祖尔法拉克外的热砂港内,坑哭了当时全球500多万在线的魔兽玩家。

哦,对了,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地位,在香草时代就出现在玩家眼前的金度,还特意地使用起了“叶基亚”这个化名,来向路过的脚男下达九死一生却又报酬平平的奇葩任务。

这也是为何不少魔兽老玩家会对“叶基亚”恨得牙痒痒,却忘记了金度到底是谁的原因所在,因为这货在忽悠你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用过自己的本名。

而金度(叶基亚)搞出最深的套路,就是打着研究古老神灵与拯救世界的旗号,让路过的脚男一步步地揭开封印灭世血神哈卡的枷锁,浪费咱们一下午的点卡时间,去帮他在艾泽拉斯大陆收集复活哈卡材料……

事后,金度再贱兮兮地告诉你,血神哈卡已经成功复活,整个世界都将笼罩在血色与恐惧之中。

(复活哈卡的远古之卵)

于是,酿出大祸的脚男也只能在沃金的道德绑架之下,前往祖尔格拉布副本,去战胜香草时代最难BOSS之一的夺魂者哈卡。

殊不知,就连给予脚男一个成为救世英雄的机会,居然也在金度的计划内?!

他召唤血神哈卡的真实目的,倒不是放任这头怪物毁灭世界,而是趁着他被击败,吞噬哈卡的部分灵魂,并尝试奴役这尊远古神明,重铸古拉巴什巨魔王国的荣光。

要知道,在《魔兽世界》的游戏设定中,屠神容易奴神难,暴雪很少会让一个角色以凡人之躯去奴役高高在上的神明。但金度却凭借他坑哭500万魔兽玩家,放出灭世血神的辉煌战绩,成为了魔兽史上独一份的“碎神者”,足可见设计师对这个NPC的偏爱。

也是基于这份偏爱,金度在老祖尔格拉布副本担任6年隐藏BOSS之后,直接就被暴雪派去空降成新祖尔格拉布副本的尾王BOSS,从祭祀血神哈卡的妖术师,升级为奴役血神的碎神者。

同时,金度在游戏内的背景设定,也从当初在热砂港坑蒙拐骗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振兴古拉巴什巨魔王国的天命之子。

上线六年“抠”出巨魔王国,如此波澜壮阔的一生,金度不可不谓为逆袭创业的典范。

只可惜,放弃尊严,经历磨难,甚至不惜坑哭500万魔兽玩家的金度,最终还是倒在同胞的背刺下:一些不愿看到血神哈卡跌落神坛,掉价为野兽的“内鬼”巨魔,偷偷向贪婪的冒险者透露了金度的弱点所在,亲手将一个即将迎来复兴的伟大王国给推倒了。

单从一个欲重铸古拉巴什荣光的巨魔角度来看,金度的一生是纯粹的,可以说他为了实现古拉巴什王国的复兴奉献了所有的一切。

但从其他吃瓜巨魔的角度来看,金度的一生又是悲哀且错误的,只因为他在复兴王国之际,推倒了不该被推倒的神明,触及到了千千万个巨魔祭祀与信徒的饭碗,反倒被来自内部的暗箭所伤。

你还知道哪些巨魔英雄?

nga请勿转载,转载请表明出处

责任编辑:

《王国:两位君主》图鉴坐骑篇① - 哔哩哔哩

《王国:两位君主》图鉴坐骑篇①

3.小野驹(三岛)

技能无,就跑得快一点

相关推荐